柴门风雪秦

秦轲 又聋又瞎,胡言乱语。
圈杂爱唠嗑,写文实力退步选手,在线激情转发沙雕
qq1721131446蛮放着吧,万一扩到同好了呢_(:D)∠)_

【双无/水仙】花开直须折(中秋快乐!!)

*cp主后期大佬无(無剑)×前期傻白甜无(无剑),微爻柳

*ooc有,归我

*中秋快乐!我来推邪教了!!!感谢官八群沙雕们提供的脑洞!

(言姐儿觉得白羽黑羽是六爻头上发饰的拟人哈哈哈!笑到头掉,不愧是我们优秀的沙雕班主任)

  林叶被四散流窜的剑气扯得如醉笔乱抖,無剑踩着六爻铺开的阵法斩杀一众发了疯的魍魉。剑气如虹,倏尔又化作片片细薄利刃,抟空而起,将魍魉绞杀。

  又两只魍魉欺身向前,無剑一步踏出阵外,足尖点着阵法边沿,身形后仰,堪堪避过魍魉利爪,右足猛踏,旋踵定步,出剑收了两条性命。

  魍魉狰狞着面孔灰飞烟灭,风波停息,叶片打着旋掉落,溅起轻轻的尘烟。

  “呼,好险……”

  阵法褪去,微微金光没入大地。剑尖插入尘泥,無剑覆掌剑柄,喘着粗气。

  六爻查看了四周,确认没有残存的魍魉,这才拱手向無剑汇报。

  “主公,这事太过蹊跷。”

  “确实。”無剑喘匀了气,拔剑凌空斜劈,那剑便消弭无形。

  回想一个半时辰前,無剑和六爻外出置办些物什,途经一清潭,边上还摆了一张石桌。無剑有些心痒,便拉着六爻手谈一局。棋盘上激战正酣,却不知从哪突然窜出大量魍魉,来势汹汹,不要命地直往上冲。

  無剑和六爻措不及防,抵挡地很是艰辛,还是借助了此处独特的地形,才将魍魉一网打尽。

  “平日里魍魉虽有突然袭击,可像今日这样疯狂的,还是头一次见……”無剑缓缓踱步,眉头紧皱。

  “一路行来,除去方才在清潭边稍有停歇,并未在别处逗留。莫非是这清泉有何不同?”六爻捻了颗棋子在手中摩挲,忖度片刻出言。

  無剑点了点头,正欲开口,却见清潭中缓缓浮起一面巴掌大的镜子。那镜子做工精巧,纹路细致,通体泛着微光。

  無剑朝六爻交换了个眼神,六爻颔首,轻声道句:“小心。”

  無剑凑近潭边,运气掠过水面,将那镜子一把捞入怀中,足尖一旋,又回到岸边。姿态潇洒自如,雨燕盘旋低飞不过如此。

  無剑将那镜子放于自己与六爻面前,凑近一看,才发觉镜面上多是水纹,并不能照出人形,摸着更像是玉一般的质感。

  “我并未见过类似这样的物件。”無剑摇了摇头,得不出结果。六爻亦毫无头绪。

  “不过想必这物件应当就是方才魍魉发疯的原因。能引得魍魉这般大动作,此物定非凡品。”

  “可惜我们现在并不能参透它到底有何用处,罢,回去给剑冢各位看看再……”

  無剑的话还未尽,那镜子却突然爆出紫光,那光将無剑及六爻尽数纳入其中,紧随而来的是强烈的眩晕感……

  “柳叶,我们撑不住的,你别管我了,一个人的话,一定能逃开的。”

  無剑眼前一片漆黑,浑身一片酥麻,使不上劲。远远地,有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很稚嫩的,应当充满活力,现在却无力的悲鸣。

  谁?

  無剑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光线一丝丝浸入,她的眼前敞开了光明。無剑动了动手脚,掌捏成拳,从地上坐了起来。起得太猛,残留的眩晕感再一次让無剑眼前一花,好在片刻之后头脑便清醒了过来,气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我这是……”無剑茫然地盯着自己满是细小血痕的手掌,还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便被一声急促的惊呼吸引过去。

  “柳叶!”

  是方才那个声音!

  無剑一掌撑地横跃而起,悄无声息地凑近发出声响的那处,藏身于一处芦苇丛中。

 隔着一道芦苇丛,重伤的柳叶不堪重负,节节败退。抵挡魍魉利爪的刀身有多处破损,挂满血垢。

  气力不支,柳叶稍有不慎,胸口被勾出一大道血痕,他闷哼声,强撑着击退了这只魍魉。

   芦苇叶后,無剑瞪大了眼,满心满眼的不可思议,面上甚至因为惊愕而有些微微泛白。

  她还没来得及思索为什么战神柳叶

会弱到连一只魍魉都敌不过,就在柳叶身后见到了一位少女。泪痕看上去已在她脸上留滞多时,眼眶却仍在不断淌出咸涩的泪。不可避免的,她脸上沾上了几点血渍,身上却没什么伤。应当是被保护地很好。

  無剑脑中一片空白,她一向冷静稳重,很少有这样失神的时候,但眼前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因为那少女,便是无剑。

  确切的说,是从前的無剑。

  所以柳叶才会扛得那么辛苦。無剑垂首,记忆的碎片拼凑齐整,一些很久远却并不泛黄的记忆齐齐涌了上来。

  太狼狈了。

  無剑攥掌成拳,一拳锤向地面,她的面色沉了下来,眸色凛然。右腕翻转,一柄剑气所化之剑紧握在手。

  啧,后果什么之后再考虑,我的伙伴,绝不许在我面前折辱!

  無剑撕下衣角绑在面上,足尖猛地一点,迅速逼近。

  铮——

  剑与利爪碰撞发出金石之声,恰好衔接上柳叶的动作。凑近柳叶之时,無剑使了柔劲将他轻推开。剑尖轻挑,划开魍魉利爪,复又一步迈前,挥剑劈下,了结魍魉性命。

   魍魉消失一霎,無剑手中的剑也随之不见。無剑走至跪坐在地上的无剑面前,朝她伸出手。

  “没事吧?”

  直到无剑把手放上自己掌心之前,無剑都是忐忑的。这种感觉不太好描述,大概就像一口喝下各种不同的酒,酒的滋味混在一起,不太能分得清,但回味都是醉意,让人飘飘乎乎的。

  无剑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抹了把眼泪,认真地朝無剑再三道了谢,又急匆匆地跑到柳叶身边,询问他的伤势。

  無剑这才惶然想起柳叶,讪讪低头,摸了摸自己鼻尖,也随着一同前去。

  “咳……咳咳……”

  柳叶的情况不容乐观,且不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单是胸口那一道,就足够要命。

  无剑手足无措,望着柳叶那处因咳嗽而不断被拉扯的伤,急得几欲落泪。

  無剑皱了皱眉,蹲伏下身,朝无剑递句:

  “我来。”

  许是那一眼传递的心跳过于可靠,无剑缓缓松了手,交由無剑处理伤势。

  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让無剑虽不是正经医师,处理皮外伤还是得心应手,恰有药粉在身,便做了些简单处理,好歹算是把血止住了,防止伤口进一步扩大。

  一番折腾,柳叶沉沉睡去。

  无剑红着眼眶,恭恭敬敬地朝無剑再次道了谢。無剑一时不知该接些什么话,只颔首应下,便再无动静。

  喧风抚叶,芦苇被吹得一回回倒下去,声音细细碎碎的,像是切切低语。

  “前辈,我以后能成为向您一样厉害的人吗?”无剑抱着膝弯,将头埋进臂弯里,声音有些闷闷的。

  無剑一怔,敞着手后撑,仰头望着渐斜的夕阳,“能啊。”我就是你。

  “一定可以的。”

  这句话说得极轻,尾音随风飘散,无剑差点听不清。但她不受控制的记下了这句话,并且,心跳如擂鼓。

  林边一角的树丛发出窸窣的声响,無剑与无剑同时抬头,一脸警惕。却是六爻拨开树丛迈步而出,试探着喊了声“主公”,無剑转瞬放松下来,应了声,扭头朝无剑解释这是同行伙伴。

  六爻显然对面前的两个无剑有点吃惊,但良好的素质让他敛下神色,并在第一时间分清了哪个才是“真正”的主公。

  况且,还有更令人揪心的事。他看到了躺在一旁面色苍白的柳叶。

  “主公……”六爻望着無剑,语气中甚至带上了一丝祈求的意味。

  “去吧,好好照顾他,他伤得不轻。”

  無剑顺着树墩侧躺下,今日实在太累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闭着眼,梳理着今日发生的一切,呼吸平缓。

  无剑轻手轻脚的凑近,让無剑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她看起来,就和睡熟了没什么两样。

  無剑也只僵了片刻,便顺从地枕上了无剑的腿。

  细细碎碎的调子没有停,無剑的睡意止不住地涌来,她真正睡了过去。

  “从前的我,是这么大胆的姑娘吗?”

  

  

  中秋快乐小伙伴们!迟来的中秋贺文,早到的国庆贺文……umm_(:з」∠)_

  灵感来自官八小伙伴们,一起沙雕哈哈哈

  欢迎来到梦间集官八(划掉)那迦教!入了教,就是我们沙雕的一员了!

无剑好帅,帅到窒息😭😭😭A爆了!!!
我是什么神仙,爱上我自己,今天我就要磕爆水仙!
黑羽花雨的剧情太玛丽苏了(:3_ヽ)_看剧情全靠无剑六爻还有其余的小可爱以及不在花雨身边的黑羽车撑着
顺便新活动发现了好多新五花预定,梦渊真的是,无力吐槽集集的取名

1w7,黑羽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
截图随便放,反正无事发生

  「寒匙」——手作桌摆
 
  “寒冬可有风与鲜花?”

制作/拍摄/后期/文案:秦轲

  「沉琼」——手作流苏玉佩
 
  “乱琼碎玉,沉入水底,便化为寒冰,若沉入心底,便是一天一地的光明。”

制作/拍摄/后期/文案:秦轲

可出!接定制_(:D)∠)_

下午的自调,本来想做成圆形的,但是感觉截掉哪里都不好看,就直接放出来了_(:D)∠)_
现在它少个名字!【暗示】

这个人,我要了!
三分钟,我要听到他的语音!
润润啊啊啊!!!!!
新男人确定

「樱与云的爱恋」——手作笔筒

  “少女情怀总是诗。”

  制作/拍摄/后期/文案:难产而死的秦轲(:3_ヽ)_

*最后一p为了方便更好看清只调了锐化和亮度
*可出!此样式接定制!

【少暗】赠你眉间红朱砂 (HB to 自己)

*自设少林、暗香,bl向
*灵感源暗香门派曲《封喉》  太帅了我吹爆!!!

  檐上砖瓦染青苔,灯火稍黯。
  墨靴踩上房檐一侧,瞬息而至街市一角,身姿矫健轻越,仿若冯虚御风。那人身影隐在暗处,踏月无痕,疏影横斜,唯肩后刀尖微明。
  暗香藏匿身形于檐侧,单手攀着屋架,视线自檐后探去,查探情况。
  机会只在一刹。
  暗香弓起背,脚下使力一踏,攀着屋檐的手撑起身体向前翻越,另手解了背上双刃,身体腾空一霎,暗香握着刀柄拆了双刃,前跃的足尖在檐角轻点,身影便倏尔消失不见。
  下一刻,暗紫的身影骤然出现在那华服公子的身后,几乎与他的影子交叠。他反手提刃,刀光一闪,鲜血如泉涌。
  那公子软趴趴地倒了下去,衣领被鲜血濡湿,形状颇似颠鸾倒凤时,女人唇齿间留下的脂粉。
  暗香的刀刃,封喉也确如吻颈般。
  没了那公子的身形的阻挡,暗香才真正暴露在月色下,他居高临上睨其一眼,冷声出言:“红榜二百八十三号,血债血偿。”
  尾音随风飘散,正落时,更声响彻金陵,仿佛是时机恰好的贺钟。
  夜深人静,深巷不闻犬吠。暗香微蹙了眉,眼角余光瞥到些异常,来者缀行甚远,却从不出手,亦无敌对之意。暗香感受得到他的存在,却无从寻找,如今终于有了机会。
  他捏了刀柄,身影倏尔在原地消失不见,一晃之间,风向骤乱,吹得巷尾探出的老树枝丫飒飒作响,暗影缭乱,一时竟无从分辨。
  铮——
  刀刃与禅杖两相碰触,发出金石之声。
  只是试探,暗香并未下死手,即是如此,这一击也并不好接。对头那人却轻松化解了局势。
  刀刃与禅杖在半空中僵持,两人同时抬起了头。两道视线交错,互相都没从对方眼里看出错愕。
  像是约定好了一般,两人同时松手,少林收了禅杖杵在身侧,竖掌打了个稽首。
  暗香却没将刀刃收起,他眯了眯眼,开口道:“怎么,和尚只会做贼似的藏在身后吗?”
  少林垂眸,转动手上的佛珠,老实答道:“和尚确实想要一样东西,但并非偷。”
  “嗤,随便你,别再跟着我了,否则,我下次就不会手下留情了。”暗香微不可查的折了轩眉,转身便想走。
  少林开口叫住了他,却没抬眸,只是将手中的佛珠越转越快,“施主不想知道和尚想要什么东西吗?”
  “我说了,随便你。”暗香摆了摆手,不欲再搭理那莫名跟着自己好几天的和尚。
  然而少林说的下一句话,却让暗香停了脚步,满脸错愕地转了身子,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和尚想要施主。”像是怕暗香走远了听不见,少林还扯大了嗓子,“男欢女爱的那种想要。”
  “你也知道是男欢女爱,女!女!我是男的,你个和尚,脑子有毛病吧!”暗香被惊得差点没拿刀丢死少林,下意识拔高了声音。
  少林却略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去,小声说道:“和尚没有毛病,和尚就想要施主。”
  空气一时有些寂静,暗香难得一见地丢了冷静,胸膛大幅度地起伏,嘴唇颤抖着,连带着刀尖也在抖,脑子却刷地一空,说不出话来。
  “你……”
  暗香才吐了一个字,便有丝线断裂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
  原本挂在少林脖子上的一串大佛珠断裂开来,佛珠三三两两地落了干净,快活地蹦跶着跳离少林。想是方才对峙,暗香的刃尖不小心划到了。
  少林紧张地想去捡回来,却又想到暗香还站在面前,一时间手足无措,连动作都慌忙了起来。
  暗香盯着少林看了半晌,突然噗嗤笑了出声,他捂着肚子,直笑得头都向后仰,暴露出白皙的脖颈和下颔好看的弧线。
  少林呐呐站在原地,不明白暗香在笑什么,硬生生将喉里的话又咽回肚子。
  “你这和尚,还蛮有趣的嘛。”暗香笑够了,揩了揩眼角笑出的泪,伸出两指划过刃上还未凝干的殷红,指尖便染上了血花。
  他突得向前一踏,冲少林欺身而上,指尖快速在少林眉间点过,身影又顺势划出几米。
  他立于檐角,冲少林挥了挥双指,“不过不够老实。给你留点标志,好让佛祖惩罚你这个不老实的和尚。”
  说完这话,暗香便窜上房脊,眨眼消失不见。
  少林则怔愣在原地,脸涨得通红,从脖子根直红到耳尖,衬得方才暗香点上的血迹愈发清晰,从稍远处望去,像极一颗朱砂痣。
  佛珠散落一地,个别几个还滚到了巷子深处,少林却无心再管。
  “太……太近了……”


  赶上了赶上了,呼
  论我为何要给自己撸生贺_(:з」∠)_
  简单来说就是两人双双崩人设的故事,毕竟这种刚恋爱的小年轻都比较毛躁╮( ̄⊿ ̄)╭